14岁被解约 23岁当队长!钢铁意志让里昂的费基尔闪耀欧洲!

那是在2015年9月,法国队在里斯本的友谊赛中对阵葡萄牙队,比赛的第13分钟,萨尼亚将球传给了费基尔,他在法国队右边线附近,距离中线不远。当他准备接球的时候,他的右膝感到一阵剧痛。他痛苦地倒在地上,朝右边蜷着,紧紧地抓住他的膝盖。萨尼亚的传球滚到他的双腿中间,被碰出了界。

诊断结果是相当暗淡的:前交叉韧带断裂,预计缺席6个月。当时年仅22岁的费基尔,正在进行他的第一次代表法国队首发比赛。而6天前,他在里昂4-0大胜卡昂的比赛中打进了自己的第一个成年队帽子戏法。

2014-15年是费基尔的突破性赛季。在里昂的锋线中,他和他的青训伙伴拉卡泽特搭档,他进了13个球并助攻了9次助攻,从而使这只年轻球队出人意料地追逐着巴黎圣日耳曼,一路追到了法甲联赛的终点线前,那个赛季他们夺得法甲亚军。

费基尔身材矮小,健壮结实,有着修剪整齐的黑色胡须,一头蓬乱的黑发,他的脚下有着一种超凡脱俗的第一触觉,这是一种天生的能力,神一般的左脚,可以从防守队员身边逃脱。在进球前,他充满创意以及极其冷静的状态,令人尴尬的是,经常戏弄守门员导致他们被罚下。他看上去是个天生的足球运动员。

里昂主席奥拉斯把他比作梅西,即使这种比较之下,他也并不觉得自己笨手笨脚差太多。在那个赛季结束时,费基尔被选为法甲年度最佳年轻球员。

在里斯本所受的重伤在7个月后终于康复。他在2015-16赛季末作为替补出场5次,但似乎已经失去了一些标志性的爆发力。所以他并没有被法国主教练德尚选入2016欧洲杯阵容。

在接下来的一个赛季中,对于费基尔能否成功找回他的最佳状态的担忧依然存在。他经常出场,但主帅的继任者吉尼西奥经常踢4-3-3阵型并把他安排到右路,这让他远离了对手中后卫。在漫长的恢复期,他体重也增加了,专家们都担心他变得太笨重了。最终他进了9个球,而里昂排在法甲第四,从而错过了欧冠联赛。

去年夏天,一切都变了。费基尔不仅全程参与了季前训练,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健康也更瘦,当古那隆斯加盟罗马后,他被任命为俱乐部队长。这个赛季,他已经回到了他最耀眼的状态。

在联赛首场对阵斯特拉斯堡的比赛,他独进两球。两周后在波尔多,他在中场用弱势脚右脚进球击败了对方守门员科斯蒂尔。他在3:2战胜摩纳哥队比赛中梅开二度,在第95分钟的比赛中,他25码处的任意球打入了右下角。

在与圣艾蒂安的德比战中,他以5-0的比分赢得了胜利,他攻入两球并在愤怒的主场球迷面前挥舞着他的球衣——梅西式的庆祝方式,庆祝他的第二个进球。进入1月,他率队以2比1的比分战胜了大巴黎,他以惊人的速度从近40码远的右路踢出了任意球击败了巴黎门将阿雷奥拉。

如果说费基尔在2016-17赛季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处于不稳定的状态的话,那么这个赛季他就在他一直想要的位置上发挥了重要作用,作为核心组织者,他指挥引领着前场攻击群马里亚诺、特拉奥雷和德佩的复兴。这四名球员在法甲进球都达到两位数。费基尔攻入18次进球,这是他最好的一次回归表现,并有6次助攻。

上周,法国媒体报道了费基尔即将转会英超利物浦的消息。这些故事已经被奥拉斯和费基尔的父亲驳回,但是尽管赢得欧冠资格赛还能说服他留在里昂(谁能在本周六击败尼斯就能获得法甲前三名),费基尔今年夏天不太可能缺乏求购者,至少阿森纳、利物浦、巴萨都明显与之有联系了。

凯姆尔·塞巴第一次见到了费基尔是在他们四五岁的时候。他们后来在当地的俱乐部里圣·普利斯特一起踢球,但在大多数孩子还在学习如何系鞋带的年纪,费基尔就已经是一名足球运动员了。

“他是该地区最好的球员之一,”赛巴说。“当我们小的时候,他是最好的带球手,每个人都害怕和他比赛。他是一个强壮的小个子,很会用左脚的家伙,可以带球盘过每个人。”

“我记得我们四、五岁的时候,我们参加了一场比赛。他赢了马赛,与所有人作对,他肆虐了整个球队。当我和19岁以下的年轻人一起踢球的时候,他就是一个完全成熟的球员了。”

费基尔是出生于阿尔及利亚的四兄弟中最大的一个,他们于上世纪90年代初移居法国。他在位于里昂市中心东北的维勒班尼郊区的雅克·莫诺德区长大,周围是其他阿尔及利亚家庭。

在他父亲对他童年的描述中,他被称为“Nabilon”,对他身边的人来说,他最初是在家里走廊上带球来获得他特殊的技术能力。“在家里,我从来没有放开过球,”费基尔说。“我总是带着一个小足球。和我的兄弟们一起玩,我们打破了吊灯,打破了花瓶,我们把房子里的东西都打碎了。”

并不是所有由费基尔造成的损坏都可以轻易修复。今年早些时候,当他在访问阿尔及利亚的时候,他在家里踢足球时,就把一锅滚烫的油打翻了,让他自己的左脸上出现了一个棕色的大伤疤。

一名家庭成员透露,作为一名年轻时候的费基尔非常崇拜本·阿尔法,来自里昂的另一名技术娴熟的左脚进攻球员,他来自北非。

在从走廊上与父亲一起踢球后,费基尔在当地的少年俱乐部中担任了一系列的角色,随后被里昂队接走。对于一个只想当足球运动员的男孩来说,美梦成真了。但这也是一个不会长久的梦想。

两年后,当费基尔14岁时,他被放弃了。他的膝部有状况,奥斯古德-斯科茨病,以及里昂青年队教练都对他的小身材和身体健壮性表示怀疑。

2010年,他回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俱乐部,他的父亲曾在那里做过志愿者,并在区域一级联赛打了三年比赛,然后进入了圣普雷斯特队,里尔这是里昂东南部郊区的一个俱乐部。

尽管俱乐部处于业余状态,圣普雷斯特19岁以下的球队在全国联赛层面上发挥了作用,在那里,在与来自法国最大的俱乐部的最有天赋的年轻球员的比赛中,费基尔最终让法甲球探们坐到一起来关注他。

罗伯特·穆古埃曾指导过圣普雷斯特19岁以下的队,他从一开始就关注着费基尔的职业生涯,他说,里昂决定让他离开,让他“非常非常吃惊”。他还觉得费基尔失去了一定程度的犀利程度。“他去了另一个地方,在那里我看不见他,当他进入我的团队时,我对自己说,有些重要工作要做了。”现在是圣普雷斯特体育主管的穆古埃回忆道。

“一点一点地,随着赛季的发展,我看到他变得越来越强大,从12月或1月开始,他开始制造一些疯狂的比赛——如果不是羞辱的话,他完全控制了他面对的对手。我安排他在左路,而那些与他对抗的可怜的边后卫遭受了很多的打击。”

赛巴则在踢一名控球中场,这给了他一个在场上欣赏费基尔技术的前排座位。有一件事在他的记忆中特别突出。

“我们打了蒙彼利埃一个3比0,”赛巴说。“他们有一个名叫布莱恩·达博的球员,他目前效力于佛罗伦萨。”他在比赛中把我们都挤到一旁。“我挣的钱比你父母还多。”这让费基尔一度被惹恼了。他把球带回到球场中间,完全羞辱了达博,并在大约35或40码的地方击中了横梁。”

费基尔在那个赛季对里昂19岁以下队进行了三次比赛,每场比赛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但是只有当圣·普雷斯特队打电话给与里昂(因为他们之间有合作关系)的时候,他们警告了里昂,圣艾蒂安的球探采取行动了。

尼斯、尼姆和特鲁瓦也表现出了兴趣,圣艾蒂安准备向费基尔提供一份职业球员合同,但即使里昂只允许他签下青年队的合同,费基尔觉得他在那里还有没完成的任务。2011年夏天,他回到里昂,与他的圣普雷斯特队友阿莫斯·尤加一起受训。这两名球员都是在2013年8月被选中的,费基尔成为了一线队球员。

“我在很多俱乐部打过球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tsjcedu.com/,里尔和不同的球员,在不同的水平。我不会改变我的世界之旅。”

那些认识费基尔的人把他描述为害羞的人,他毫不掩饰自己对媒体交流缺乏热情。在他17岁之前,他没有手机,在2015年12月结婚之前,他还和父母住在一起。他现在仍然住在附近。

“在球场上,他不会让人们围困住他,”穆古埃说。“他被踢了很多次,有时还会踢回去。他在球场上有很多的特点,但是你从来没有听到过他的声音。”

虽然他的声音一直很低,但在这个17/18赛季,他已经为里昂的球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。他不能保证在法国队世界杯阵容中有一席之地,但他在一个14岁就放弃他的俱乐部成为了球队队长,并且克服了一个潜在的职业限制的伤病,这个世界一定就是属于他的。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